他们——确切说是陈明亮——要了两杯茶。

  他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他对她的回答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喝了一口咖啡,脸上流露出一些愉快的情绪,看了一眼吴芳,“这里的咖啡味道不错呢,你要不要来一杯?”
  他和别人不大一样,他打量吴芳时,好像在为她的长相犯愁,而不像别的男人那样,先是失望,然后蔑视。
  他们从商场出来时就应该单独找个地方谈谈。
  他们大学时是同学,毕业后又一起留校当老师。
  他们没朝对方看,也没说话。
  他们——确切说是陈明亮——要了两杯茶。
  他们往贵都酒店走,人行道旁边的铁栅栏上面缠绕着的藤蔓植物叶子开始变红,那种颜色细究起来很像一种铁锈。
  他们又回到刚才坐的位置,又重新要了咖啡和茶。
  他们在夜里十二点钟的街头分手,每次都是。朗朗没像以往那样迅速地打车走掉,她转身看着陈明亮,“抱抱我。”
  他们坐下以后,张昊不停地提醒陈明亮。
  他女友冷冷地在旁边接了一句,“我发现你今天话比往常多啊?”
  他身上那股热情洋溢的劲儿让人很难拒绝。相过亲的男人很多,像他这样执着的倒是头一回遇上。
  他生气了,脸色很坏。她猜他在心里骂她。
  他是那种自视过高的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抬眼看着她。
  他太激动了,有些不知所措。结果这火引到别人身上着起来了。张昊的女朋友成了垫背的人了,那些失态的举止原本是要发生在他,或者吴芳身上的。
  他提到的名字像尖厉的东西扎了陈明亮一下,他的眼睛立刻瞪圆了,“都跟你说了,少提她。”
  他微笑着看她,似乎很为自己能提供这么一桌子丰盛的晚餐而得意。
  他想起她是读比较文学的,她应该学心理学才对。
  他想起这个女人有什么东西与别人不一样了。
  他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别人会以为这是一个喝醉的人发出的笑声。
  他已经睡着了。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了,但反而一句也说不出来。就像发生意外时,大家都从一个地方往外挤,结果围在门口成了一个结,谁也走不掉一样。
  他只好开口:“遇上熟人了?”
  他注意到吴芳的眼光,也转回头去。
  他坐直了身子,把糖和奶加入咖啡里。吴芳看着茶杯,里面的叶子慢慢地舒展开来,像是会说话。
  她暗暗地笑。
  她弹琴的样子似乎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她弹奏的曲子是《水边的阿狄丽雅》。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面弹着……对了,不能不提她的手指,以前以为柳颖的手指就是人间最美的手指,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她的手指很有魔力,是十个精灵的组合体。
  她的态度中有很多虚伪的东西,但不讨人厌。
  她的笑容像狐狸精一样让人心跳加快。但陈明亮此刻倒宁可见到她板起脸来的样子。
  她的眼睛垂得很低,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目光。
  她独自坐在桌边,轻轻地转动着玻璃杯。玻璃杯里,茶叶慢慢地扭搅起来,整杯水沁出碧绿碧绿的颜色……
  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也和自己一样吗?如果那些男人不是放两张而是放二十张呢?朗朗还是只陪着他们聊天吗?
  她很瘦弱纤细,好像稍一用劲儿就能捏碎似的。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以前柳颖双臂
  她今天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她板着脸时,不像往日的吴芳,表情严肃得到了刻板的程度;她浅笑盈盈时也不像朗朗,眼波荡漾时让人心神俱醉。
  她看都不看他,只盯着陈明亮,“来,干杯。”
  她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不只是绿茶。她们能够很轻易地把人引领进一种虚拟的情境中,当别人深陷其中时,她们会突然一个转身,说这一切都是玩笑。
  她杀了她爸爸
  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叹了口气,“你这个傻瓜。”……_本书来自www.abada.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她身上有神秘感。
  她是一个有光泽的女孩子,不是光彩照人,而是白银在夜里闪光的那种光泽。细致的,温婉的,柔软的。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