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兵哥,想试试新潮方法吗?”

  “大兵哥,想试试新潮方法吗?”
  “大地的力量?”我疑惑地看着大熊,听着怎么这么玄啊。
  “大地的力量?去他妈的大地的力量!你知道,你刚才能做到那点不是因为什么大地的力量,而是你使用了自我精神催眠,激发了自己的潜能!”医生大声叫道。
  “大家都吃完了吧?我说点事,从今天起我们各基地的防御系统,全部改成新系统。大家以后都要进行身份识别才能进去,这里是身份牌和密码。”队长拿出一大串士兵牌,“不要搞混了,一个身份牌只能对应一个密码。”
  “大家国庆节快乐!”我实在找不到什么开场白,说了一句有点儿白痴的话。
  “大家好!”我向大家打招呼,“希望大家输得不多!”
  “大家好!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很高兴再次和大家共事,我只有两句话要说,你们这次不是为了钱战斗,你们是为了神战斗,为了保护你的兄弟同胞战斗。上帝会赐福给所有为善良而贡献的勇士!我会向教会汇报,希望主教能答应亲自接见你们,为你们赐福!”大家都很激动,欧美人大多都是天主信徒。“这位是中国政府的李明先生,他们将与我们同行,他们已经为保护我们牺牲了数位兄弟,上帝保佑你!”神父向大家介绍了一位个子不高但很结实的中国人给大家认识。他只是向大家点头示意,然后退到了一边,请神父继续讲话。
  “大家来时方向的防线已被叛军攻破,现在我们只能顺着大草原向东,绕过敌军才能回到政府军的后方。大家准备吧,我们马上出发!”神父指了指我们背后的草原说道。
  “大家听着,这个酒吧内只有我一个人能开枪,大家有异议吗?打架就打架,不许闹出人命,我可不想吃官司。现在你们这帮不守规矩的混蛋,把账结了都给我滚出去。”酒保竟然拿出把轻机枪,把我吓了一跳。
  “大家小心!防御梯次队形前进!”队长下命令道。
  “大腿内侧?我有伤!”
  “大卸八块!”
  “大熊,你吓死我了!你的枪口不要对着我啊!你的机炮要是走了火,非把我打成肉泥不可!”屠夫指着大熊的鼻子骂道。
  “大熊就位!”
  “戴尔蒙都,我们不是刚从那里回来吗?”我惊叫道,“而且我们还替反政府军干掉了那么多的政府军人,我还打死了国防次长,他们怎么还会请我们?不会是个圈套吧?”
  “戴尔蒙都本身出产大量的钻石,其邻国钻石谷更是出产高品质的钻石。这两个长期饱受内乱外患的国家,都是因为当地各方势力为求武器来源和而和钻石跨国公司挂钩,占矿脉卖钻石买武器,然后又用买来的武器占矿脉,万国联盟通过决议案,全面禁止钻石谷的钻石出口,但钻石谷的政府军及叛军却仍然通过管道,从戴尔蒙都和萨摩利亚等国家走私出口获利,这是血腥钻石(blood diamonds)!”我看着手中的石头回想起一篇社论。
  “当你不需要待在这儿的时候,你会知道的。”队长笑了笑,“我们看着你呢!”
  “当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说不定比狮子更凶猛的野兽你都敢上!因为人才是最凶狠的动物!”狼人亮了亮胳膊上的三道抓痕,“这就是狮子抓的!” 狼群(1) 浴血重生
  “当然!刀就是我的第二生命!”一道白光,不知他从哪儿摸出一把KABAR军刀快速地在手指间转动,不断在两手间飞来飞去,耍得我眼花缭乱。 第五章 第一次绝望(2) 作者 : 刺血
  “当然!上一次我到前线只赶上嘉奖会,这一次可不能再错过了。”杨剑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当然!神之刺客可是大大有名的!在佣兵圈中是最特别的一支队伍。我们曾经合作过,神父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是朋友。这次任务比较轻松,一会儿到他们那儿去看一下我们就回去了!”队长轻松地说道。
  “当然!在战场上到处都有佣兵,我们去安格鲁打仗那次,他们也有佣兵,我们遇到了一大群佣兵带领的部队,哈,那叫个刺激啊,死伤惨重啊!”快刀做了个打冷颤的表情。
  “当然,当然!我们这里只卖中国菜!”老板跑了出来,抱着狼人的手拼命地解释道,“一定让各位满意!请放下他好吗?”
  “当然,当然,我注意到你的身体状况了,行动是半个月后才执行,现在正在收集资料阶段,到时候你完全可以复元,训练嘛,从明天开始我会安排的,另外,面对强敌见机行事,不蛮干是带队指挥员的基本要求,显然你也具备,我越来越看好你了!对了,我要提醒你,这里不是中国,你就算逃了出去,也别想能活着回到中国。何况你身边住的是价值2500万美金的佣兵!”说完屠夫拿起衣服,拉门出去了。
  “当然,我是天主教教徒,我怕什么!”队长笑笑。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