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爬起来推开扶他的护卫,问:“你们认识,你

  摔倒的胡子爬起来就跪下了,喊:“虎子爷饶命!饶命!”
  双方人都让开场子。
  谁
  铁蚂蚱的媳妇又小声问:“痛吗?”
,动一牵百,连柳一夫都一心结交不敢下手,就凭你崔豹子?除了张知渔和佟九儿谁也做不了临江的老大。人家两口子闹意见,你当张知渔真的趴窝了?你小子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
  谢达山就仰面摔在雪沟中……
  谢达山就要抄枪。
  谢达山就在房里转圈,地上印满了脚印。谢达山才感觉到冷,开始打冷颤,颤着冷颤,谢达山摸脸,脸还在,就是烫手。摸头,头还是像山楂似的头。摸脖子,脖子上的筋直跳。摸完了谢达山就笑,谢达山想,好个张知渔!谢达山不服你都不行……
  谢达山就转告了张知渔。
  谢达山靠近奔跑中的李稀饭,问:“小子你会摔跤?”
  谢达山冷笑,说:“我也留你半个月的命,绑!”
  谢达山愣一愣,再听没声音,乱过一会儿又平静了。
  谢达山脸色连变,就笑了,说:“好你个木铁驴!幸亏我他妈赶你下山了。”就过去扶起张知渔,都大屁股却抢了先。
  谢达山脸上不动声色,问:“佟家湾来了多少人?是佟九儿还是张知渔?”
  谢达山脸一沉,说:“好!那咱们就试试。”
  谢达山猛一醒,说:“你投了柳一夫?利用了张兄弟?”
  谢达山爬起来拉过裤子往腿上套,谢达山就懵了。谢达山弯下头,仔细看裆里的“棒槌”。那根“棒槌”红得像朱小腰抹上胭脂的嘴唇,那一片黑毛一根也不见了,都丢了,只剩下根红枣似的东西垂头丧气,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谢达山爬起来推开扶他的护卫,问:“你们认识,你为她来?”
  谢达山骑着马压后,手里紧握着双枪。
  谢达山却说:“爸,有一样事各屯都没人做,我想做。”
  谢达山是挂着六支短枪背着谢布丁,在一个热天来到谢家屯的。谢达山见了谢大户就跪下,说:“我叫谢达山,我没爸没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爸爸了。”
  谢达山手里拿着锄头锄地,一不小心割去了一棵苞米苗的脑袋,谢达山瞅着锄头发愣。
  谢达山手一摆,说:“佟九儿亲自来都不行,林虎子杀了我的兄弟就得死。”
  谢达山手一挥,四个护卫就绑起了林虎子。
  谢达山说:“爸,你说。”
  谢达山说:“摆酒!”
  谢达山说:“甭管是谁做的,都和咱们没关系了。”谢达山想,佟九儿、佟九儿,佟九儿还是当年的佟九儿,我谢达山欠你个人情!
  谢达山说:“锄头比枪重。”
  谢达山说:“打狼我不行,我和林虎子听你吩咐就是了。”说完觉得话挺硬气,又说:“我听你的。”
  谢达山说:“对,药材铺。”
  谢达山说:“放屁!那点儿陈年老账提它干吗?佟九儿喜欢张兄弟不喜欢你,没有张知渔也轮不上你。至于柳一夫,他压根儿没安好心,你杀了张兄弟佟家湾能饶你?佟九儿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和佟九儿一起冲突就会两败俱伤,他柳一夫就占佟家湾和大金沟。你快醒醒吧!来,大家拉手做兄弟!”
  谢达山说:“放屁!人家没枪,你这不成心要人命吗?来,小子!我替张兄弟接你的枪。”
  谢达山说:“割了这家伙的耳朵,叫这家伙去给佟九儿和山东棒子送个信,至于吉家庆和林虎子先留半个月的命,我谢达山倒要看看谁草鸡、谁趴窝……”
  谢达山说:“好!杀了你祭我的兄弟。”
  谢达山说:“好几年听不到青狼王的声音了,它又回来了。我手痒了想找青狼王较量较量!”
  谢达山说:“开铁匠铺。”
  谢达山说:“可能是大家伙,要不我的四条猎狗怎能草鸡?要是老虎,我猎了送给小侄子做个袍子。哇!野猪回头了,野猪逃出灌木丛了,妈的!是狼!”
  谢达山说:“李福贵不就是个皮条客吗,有点儿鬼点子也就罢了,李福贵要真行,早就在这一带有名声了。”
  谢达山说:“木铁驴你是什么用意?”
  谢达山说:“哪有那事儿?咱们来一回好歹也得放几枪,咱们去大石砬子那边转转。”
  谢达山说:“那你喊。”
  谢达山说:“你给我记住了,我的儿子快出世了,将来就请你做师父,没准儿还是两个儿子呢!”
  谢达山说:“你还行,没白当马夫。”
  谢达山说:“你行吗?”
  谢达山说:“你们的爬犁吃雪太深,狗多跑得也慢,那上面要是没有都大屁股我就追不上,她太沉!”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