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说:“搭帮几个人进山伐木,像虎子哥那样也能活得滋润。

  谢布丁却说:“不,我心里有人,只是还拿不定主意。”
  谢布丁却笑了,谢布丁就回屋了。
  谢布丁身后就撞过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这辈子、下辈子我都要你!”
  谢布丁是在一个下雨天回谢家屯的。谢布丁回到谢家屯,正赶上谢布丁的大姐和姐夫从抚松县城回娘家探望父母。这小两口在抚松县城里做熟皮货的生意。这小两口和谢大户老两口正说笑呢,谢布丁进屋了。
  谢布丁说:“不恨,谢达山是个真正的汉子。”
  谢布丁说:“从今天起少吃肉多走动,久了就会好了。”
  谢布丁说:“搭帮几个人进山伐木,像虎子哥那样也能活得滋润。”
  谢布丁说:“都是吧。”
  谢布丁说:“恨,真恨!”
  谢布丁说:“虎子哥你要是要我,我就给你,可是我不能嫁给你。”
  谢布丁说:“是胡子把我送过来的。”谢布丁又说:“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少,还是完整的,咱们的亲事还算吗?”
  谢布丁说:“是那个呀,打铁,多累!”
  谢布丁说:“乌大嫂她没内当家的胖啊。”
  谢布丁说:“现在。”
  谢布丁说:“有了孩子你就知道好玩了。”
  谢布丁说:她征服了一个真正的汉子。
  谢布丁踏踏实实正睡着就被扒光了,谢布丁心里挺清楚有人来掰她的腿,有人指指点点在说,几个人影子在看,可就是起不了身,眼睛眯缝着就是困。
  谢布丁太累、又饿,就在中午的时候吃了一大海碗面条,和婆婆说了两句话就睡了。谢布丁想,终于过关了!等睡醒就去干点儿活,这是自己的家了。
  谢布丁听到了声音,是穿衣服的急促声,谢布丁低着头,一会儿听不到声音了。谢布丁说:“我是白虎星,我能害男人,你要我吗?”
  谢布丁听了吓了一跳,赶紧说:“那可不成!内当家你身上有喜,我身上不洁,我有个地方睡就行。”
  谢布丁望着董平安,心里就明白了。谢布丁想说:“又冷、又饿、又累。”但谢布丁却说:“你是我的男人说睡就睡呗。”
  谢布丁问:“虎子哥,你怎么不说话?”
  谢布丁问:“是你给我报了仇了吗,阉了董平安?”
  谢布丁问:“谁是白虎星?”
  谢布丁问:“笑什么?”
  谢布丁无意中掀起盖头向外看,就看到骑在马上的谢达山。谢达山只一眼就对跟班说:“新娘子挺他妈像佟九儿。”
  谢布丁想一想不能算是林虎子救的,谢布丁又摇摇头。
  谢布丁笑着说:“虎子哥是个直爽的好男人。”
  谢布丁笑着说:“内当家的不要吃得太好,吃得太好孩子长得太大,到时候不好生,听我妈讲,那时才遭罪呢!”
  谢布丁摇头。
  谢布丁也愣了,惊诧的眼珠望着谢大户。
  谢布丁一翻身,翻起一把,把董平安推下炕去了。
  谢布丁一惊,问:“阉了?为什么?”
  谢布丁迎上去,说:“虎子哥带我去一趟磨盘岭。”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