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谐中孕育用冒号作回味无穷的休止符

第十章 性生活中的美感在和谐中孕育用冒号作回味无穷的休止符

交媾的尾声是由强变弱、逐渐趋于平淡的性交阶段,这个阶段仍然需要双方的配合、协调。如果把交媾比做一首乐曲,那么这是一首特殊的乐曲,尾声往往是由强音到弱音的下降的趋势。但是,这仍是在主旋律和基调上和谐的双重奏,仍然需要追求在逐渐趋于淡化和平静的过程当中的”同步性”。只有这样,交媾的尾声才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个”冒号”。在”冒号”后面,是一种美好的回味,而且也为下一次的性生活作了最好的铺垫。
性交是一门奇异的艺术,善于掌握这样一门艺术,会创造出十分惊人的奇迹,而美好的尾声往往可以启发和开发出进一步自由想象的王国。
检验交媾尾声是否成功、是否和谐,就在于交媾结束之后是否陷入了美好的回味和憧憬,即使双方在疲劳之中双双入睡,内心也会充满了一种甜蜜的满足。而一旦精力开始恢复,那么回忆和憧憬就会油然而生。只有当尾声达到这种效果时,才能说双方享受到了欢乐的灵与肉结合的幸福。
当然,越是兴奋程度高的性交,兴奋高潮过去之后越容易陷入疲劳。尤其是男性,在极度的欢快之后,疲乏十分容易发生,而且会很快的发生,那是一种懒洋洋的、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的。甚至会发生一种像”虚脱”一样的现象,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男方尤其应当注意,不要忽视了对方。
双方都不能忘记在刚刚过去的性高潮中,双方都在最大程度上体现了自己的美。在那奇妙的时间里,双方都是神采飞扬、目光有神、表情丰富、脸色红润、体肤发热、发抖。女方显得格外的温柔和热情,男方显得格外的强壮有力。而在这高潮刚刚结束的时候,对于女方来说,是不可能一下子从生理和心理上都降到低点的。这就好象男女刚刚从一座秀峰上下来的时候,男方可能会像搭滑梯一样迅速地滑到谷底;而女方却要一边走一边回首看望刚才经历过的山峰,并且依依不舍地慢慢地向山下走去。在这种时候,男方最好是和女方一起下山,一起用比较缓慢的速度走出刚刚置身的仙境。
在这种时刻,在女方生理上还没有完全疲劳的时候,如果男方倒头便睡,迅速发出了鼾声,置女方于不顾,她需要进一步的抚摸、安慰的愿望就会得不到满足,而且在心理上就会产生失落感,甚至会怀疑刚刚结束的那一幕高潮会不会是一个骗局,怀疑自己身边的丈夫到底爱不爱自己。她会望着已经熟睡的丈夫,心理上产生一种突然失落的孤独和空虚。
本来,在彼此恩爱的夫妻之间,经过最完美的兴奋高潮,双方都沉入到一种非常高雅、销魂、忘我的境地,彼此感到已经灵魂溶合为一,有一种空前的亲密和交融的感觉。可是,当男方置女方于不顾的时候,这种感觉越是强烈,它所造成的空虚和失落也就越是严重。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分道扬镳、各奔东西,甚至比平时双方发生不愉快所造成的影响要严重得多。在这种时候,妻子需要丈夫懂得自己心里美好的幻觉,需要丈夫赞叹自己从妻子身上得到的欢愉,需要男方用一种甜美的话语表达自己感激和幸福的心情,需要丈夫充分的温存和爱抚,从而进一步加深和固化在感情层面上达到的那种高度的结合。
所以,这个阶段可以说是升华感情和升华审美情趣的最关键的时刻。这时候夫妻之间的柔情蜜意不必要像爱抚阶段那样,长时间地多样化地进行,只要有呢喃的轻声交谈、轻轻地接吻、爱抚及拥抱就已经会达到很好的效果。这时候需要的不是强烈的刺激,而是温柔的慰藉,不是向高潮亢奋的攀登,而是向平静和缓的迈进。所有这些对于疲惫的丈夫来说,是完全可以作到的。因为在这个时候,妻子们最关心的,是丈夫那种发自内心的柔情,是那种含情脉脉的感激之情。所以,这方面的问题应当引起丈夫们的重视,这是丈夫有没有成熟的性爱意识和能力的重要标志。
也许,对丈夫们来说,尾声阶段的爱抚是更有奉献色彩、更有”利她”色彩的情感表露。而在这一阶段需要注意的是避免过份和夸张,避免不是情愿的、而是当作一个必要程序去勉强地应酬。所以,这完全是一种美感的素质和内在的修养问题。
也许,有的夫妻在尾声阶段通过一段爱抚之后,又发生了新的兴趣,又激发了新的欲望冲动。如果的确是如此,而且确实是双方欲望的同时产生和平等上涨,那么就不要拒绝这第二次高峰的出现。在新婚夫妇和身体健壮的夫妻之间,这种现象是可能发生的。只不过是在第二次高潮出现的时候,应当采用侧身、平躺等比较轻松的姿势,以避免陷入过度的疲劳。
总之,尾声是一”软着陆”,尾声是共鸣和回忆当中绵绵延伸的一段乐曲,也是双方共同划下的一个”冒号”。不仅可以承启和衔接下一次作爱,而且对于夫妻恩爱的整个人生,都会有很大渗透性。一位与丈夫分手多年的妻子在信中说:”我们一起相爱的欢愉在我心中是如此宝贵,以至它们从不曾失去光彩,也没有从我的记忆之境绝迹。只要我转过身来,它们就在我的面前升起,那久远的愿望又复苏了。在我感伤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时,我常常叹息不已,为我们现在的无能为力而难过。不仅是我们当初的所作所为(你的和我的),而且是我们共同经历的每一处地方、每一刻光阴都在我的灵魂深处深深地印下了你的影像。我每时每刻都与之共存,从不息止,从不中断,从不忘却,常常是不能自主、不能自己,无尽的话语倾泻而出,使我不得不一吐为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