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谐中孕育实现“同频共振”的艺术手段(1)

第十章 性生活中的美感在和谐中孕育实现“同频共振”的艺术手段(1)

性生活当中的最佳艺术效果,可以用”同频共振”四个字来形容。布策尔在《性的问题》这本书中说:”男女在从事生理的结合之前,应该互相剖白他们的’性的感情’,这才免得后来的隐瞒和不协调。”剖白”性的感情”的确是很必要的,这是追求和谐,达到”同频共振”艺术效果的前提。通过对”性的感情”的剖白,就会有针对性的采取艺术调整的手段,而”性的感情”是十分错综复杂的。我们以女方的”性的感情”变化波动的情况为例,加以解剖和分析:女方在性爱的过程当中,有哪些因素可以导致她们性欲冷淡或障碍她们的性欲高潮的出现呢?对此男性应该采取怎样的艺术调整手段,从而达到”同频共振”的艺术效果呢?
1、观念意识层面上的问题
伟大的哲学家罗素说过:”传统教育把爱甚至包括婚姻中的爱和罪恶联在一起,这种犯罪的感觉常常在男女双方的下意识当中存在着,这种感觉不但在那些传统的健康者身上存在着,就是在那些思想解放的人身上也是存在的。这种态度的影响多种多样,它常使男人变得残忍、愚蠢,作爱时缺少耐心,使他们既不能说些确对女人感激的话,也不懂得如何对待女人才能逐渐进入最后一幕,而这时激起大多数女人的快感是至关重要的……在那些受过传统教育的女人身上,时常存在着某种冷酷的自负,肉体上的自我克制以及对于男人随意亲近自己身体的厌恶。”
罗素的这段话是很深刻的。在男人的粗暴和女人的冷漠态度当中,都有一种”潜意识”,也就是传统教育所形成的认为性爱是罪恶的观念。这种潜意识在我们中国人当中是很普遍的。正如罗素所说:”在中国,爱的情感是罕见的,从历史上看,这正是那些因邪恶、悲切而误入歧途的昏君的特点。中国的传统文化反对一切浓厚的感情。”罗素的话,说得未免有些过分,但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关于性的问题上所形成的偏见和人们所受到的非科学的、非人性的压抑的确更为严重一些,这也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
在我们今天的社会里,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了巨大的变革,但是在潜意识当中,封建社会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却仍然是非常深刻的,需要一段很长的历史时期,才能够逐步地加以变革和革除。这种潜意识中的观念,在夫妻生活当中,在许多家庭当中,都表现为一种”性的要求、性的欲望和潜意识当中的负罪感、违反道德感”的严重冲突。
在女性那里,即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即使是其他方面具有许多现代意识的女性,仍然自觉不自觉地在潜意识当中把性行为看做是”坏事”,至少不能当作一种”好事”,认为这”不光彩”,应当加以”抑制”。许多女性在结婚之后,性欲的冷淡,对丈夫态度的傲慢,理直气壮地拒绝性生活,甚至利用拒绝的手段作为提高自己地位、控制丈夫行为,使丈夫接受自己某项意图的武器。这种潜意识中的观念,也影响了作爱当中的”尽兴”和对于各种方式、技巧的充分运用和选择。对这种观念意识层面上的问题,应通过夫妻在思想、情感上的交流来加以解决,应当尽量的把这种观念溶化在夫妻情感加深、关系融洽的生活氛围当中。而许多丈夫简单化的、粗暴的作法或者是屈从、忍辱负重、甘当”妻管严”的作法,实际上也是没有在自己的潜意识当中抛弃传统观念的不良影响。
许多国外和国内的婚姻问题专家、心理学专家都奉劝人们多读一两本关于性知识和性爱方面的书籍,这是很有必要的。例如白德费尔特博士就通过调查认为:”当你们想到我们将婚姻调适的艰难大部分交付给机会,我们的离婚率只有16%,这是一件惊人的事,而处在这个惊人数目中的夫妇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地结了婚,只不过是没有离婚而已,他们几乎是过着地狱生活”。白德费尔特博士据此认为,许多夫妇都是”婚姻的文盲”。他大声疾呼:”必须代之以客观言论的能力,并有结婚生活的超然态度及实施,得到这种能力没有比从一本学识合理、口味良好的书籍得到更好的方法了”。著名的生活哲学指导艺术家卡耐基说:”从书籍学习性生活吗?为什么不可能呢!”数年前,哥伦比亚大学与美国社会卫生协会联合邀请著名的教育家来讨论大学生的性欲及婚姻问题。在那次会议中,鲍·本诺博士说:”离婚是在减少了,这减少的一个缘故是人们现在多读了良好的性欲与结婚的书籍。”
所谓”婚姻的文盲”,绝不单单是性生活和性爱知识方面的无知,而更重要的是传统观念束缚下的愚昧和无谓牺牲。因此,在婚姻生活当中的艺术调整问题、追求协调问题,最关键的、最重要的就是思想观念意识上的调整和协调。人们在变革的社会当中,自身行为的各个方面都需要观念的更新和理性的指导,在性生活层面上尤其如此。所以,通过读书、通过交流、通过观念的更新来达到思想意识层面上的和谐一致是”同频共振”效果当中”旋律中的主旋律”、”基调中的主基调”。
2、心理情感层面上的问题
著名的统治者、法国的拿破仑第三–拿破仑·庞那派德、伟大的文学家托尔斯泰、美国最有成就的总统之一–林肯,都是历史上第一流的名人。可是他们在事业成功、蜚声世界的同时,却都有一段爱情的悲剧。
拿破仑曾经为娶到自己的妻子而无比自豪,他评价她的青春、她的优雅、她的诱惑、她的美貌,称她为自己最敬爱、最喜欢的女人,可是后来拿破仑所受到的待遇却是十分悲惨的:这位美丽的皇后常常抱怨她的丈夫,即使是拿破仑最神秘、最友好的表示,她也会最坚决无情地拒绝,甚至经常向拿破仑发作,大吵大闹。高居于皇位之上的拿破仑对自己的妻子”黔驴技穷”,只好到情人那里去寻找乐趣。
曾经以自己的文学巨著获得世人发疯般地崇拜和追随的托尔斯泰,后来陷入了贫困之中,他自己种田、砍柴、堆草、做鞋、打扫屋子,用木碗吃饭,过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穷困潦倒的生活。而造成托尔斯泰这一人生悲剧的主要原因则是他的婚姻。托尔斯泰不能在情感和心理的层面上使自己的妻子得到满足,而他的妻子不断地苛求和变态一般地吵闹使托尔斯泰陷入极大的痛苦。最后,当82岁的托尔斯泰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死在一个车站上的时候,他最后的请求是:不要让妻子到他面前来。
林肯曾经被刺,但是他最大的悲剧不是他的被刺,而是他的婚姻。林肯在与夫人结婚不久,就不得不和一位医生的寡妇住在一起。他宁可年复一年地住在条件很差的乡村旅馆之中,也不愿回到自己家里和夫人相处。
以上三位名人的例子,也许是有些极端,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那些喋喋不休、感情波动、心理失常一般地难以得到满足的女人,不是少了,而是实在太多了。太多的丈夫面对自己的妻子这种情况,常常是愁眉苦脸、手足无措、忧心忡忡、毫无办法。在今天的社会上,有更多的女性虽然在一般的家庭,婚姻生活基本上保持正常状态,但是在性生活当中她们的要求极为苛刻。对这些女人来说,丈夫如果想得到她的同意和她一起上床,比通过最严格的海关检查还要难。在她们的心理上,性生活似乎只能是一杯纯而又纯的蒸馏水,只要有一粒灰尘,就会把这一杯水全部泼掉。对这些女人来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只不过是一句神话。她们常常为了芝麻大的小事,为了一句不顺心的口角,为了自己一点点带有醋意的怀疑,为了丈夫在穿着打扮上面一点不顺心之处,甚至为丈夫说错了一句话,办错了一件事,把一件东西放错了地方等,都会”红颜大怒”,或者会像一尊石膏像一样的冷峻,连接几天不理对方。所以,根本就谈不上共同作爱。
有些丈夫总希望在夜里、在床上、在互相的温存当中去化解妻子心理上的积郁。但是他们的作法往往招致更大的反感。为了获得一次同床的机会,丈夫常常不得不一连几天忍气吞声,反复表示痛改前非,有的还需要下跪求饶,声泪俱下地检讨和忏悔。而通过这些作法终于使红颜”转怒为喜”之后,丈夫也只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去触摸妻子的胴体。但在这种情形下的作爱,又会使妻子十分鄙夷,从心眼里瞧不起。面对这样的妻子,丈夫只好哀叹:”谁让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呢?”只好忍气吞声,也不愿把自己的另一半割弃。所以,平时上街,女人”雄赳赳、气昂昂”、”英姿飒爽”、”所向披靡”,而男人小心翼翼、尾随其后。而一旦发生矛盾,女人可以泪如雨下,号啕痛哭,而男人却只能唯唯喏喏,笑脸相陪,在这种情况下,性爱生活成了女方对男方的恩赐。只有男方”表现”得非常好,女方才可以像发奖金一样地赏给他一次”机会”,而男方对此却要”感恩不尽”、”欣喜若狂”。对于这种情况,其实男方完全不必要遵守”一慢、二看、三通过”的训条,最好的选择就是走出”围城”,断然离婚。对付这种女人,最好的追求协调的方法就是长久的离开她。正像拿破仑、托尔斯泰、林肯的三位夫人一样,她们到了晚年,都痛悔人生,对于自己婚姻生活的种种表现,悔恨得肝肠寸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夫妻之间在情感上,才实现了”协调”。
上述的这样一种类型的女人,在当今社会并不少见。其实她们也是在婚姻问题上愚昧无知、甘当文盲,在性爱问题上缺乏修养的牺牲品。对于更多的性生活方面有感情和心理层面上困扰的夫妻来说,应当通过感情和心理的沟通来解决。对此,不仅需要性爱的艺术,也需要婚姻和家庭生活各个层面的艺术。而当婚姻生活当中建立起来的深厚的感情在性爱开始的瞬间能够充分灌注其中的时候,至少性爱生活的协调已经在情感和心理层面上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在关于爱抚的有关章节中已经讲的很多,这里不再赘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